8月29日下午,台州临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从天台县公安局,押回一名在逃22年的命案逃犯程某,破获命案积案一起。

  当天上午,程某被天台警方在宁海县湖陈乡方后村抓获。

  押回路上,程某滔滔不绝地和民警讲起自己这22年来的经历,仿佛憋了22年的话闸,一下子决堤了。

  这是长期在逃人员到案后的表现:归案后,他们反而如释重负。

  那是1997年春夏之交,程某和交往了一年的女朋友王某英,当时住在城关镇后山租住处。

  那天,家里刚好临时来了几个朋友。

  两人一起做饭准备招待客人,顺便商讨婚事等问题。

  谁想到说着说着,几句话不合两人就吵了起来。

  程某拿出一把尖刀,疯狂地向女朋友胸口刺去,王某英顿时鲜血直喷,瘫倒在地。

 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朋友吓得不轻,他们赶紧叫了三轮车把伤者送往医院。

  而程某自知犯下大事,趁着大家慌乱时跑了,从此杳无音信。

  没想到这一跑就是22年。

  22年里,临海警方本着“命案必破,逃犯必追”理念,围绕程某及其关系人做了大量工作。尽管一次又一次无功而返,仍是从未放弃。

  原来,最初逃亡的时候,程某就扔掉了自己的身份证,给自己重新取了名字。

  他自称三门人,就这样一直隐姓埋名。

  逃亡初期,他在宁海县西店镇找到一份帮人看山的工作,过着长年累月见不着人的生活。

  后来结识了一名离过婚的女子王某芳,就跟她一起搬到宁海县湖陈乡生活,一直在小山村里养猪度日。

  尽管低调、卑微到尘埃里,表面平静的日子里,仍是摆不脱内心的煎熬。

  跟王某芳生活多年,对方提出结婚,程某没有身份证,也不敢去登记。

  “22年了,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那件事,可是我脑子里无时无刻不想着那件事。22年来,我没睡过一个好觉。”

  程某说自己也想过投案自首,有一次包了一辆车准备回临海投案,最终还是没有勇气。

  今年4月8日,他甚至打过110电话打算投案,结果电话还没接通,他就挂了电话。

  等到110接警员回拨过去时,他更是不敢承认,就搪塞说自己打错了。

  最后,程某说自己作为一名过来人,有话想对跟他一样在逃的人说:“像我这样在外面流浪的人,尽量投案,越早越好,早晚都逃不过的,法律永远逃不过的。

  记者 程潇龙 通讯员 娄帆帆